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上草

以草的本色、叶的姿态、阳光的笑容,面对生活!

 
 
 

日志

 
 

[转帖]唐代的才女在春天想些什么  

2016-04-27 18:19:49|  分类: 美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大学出版社

    编者按

    薛涛是唐代女诗人。

    但又不仅仅是一个诗人。

    她由于家境没落,而委身乐籍,成为西川长官幕下的专职写诗献赋的“文佣”。但她流传下来的作品永远无媚态,无雌气,不卑不亢。从16岁到52岁,薛涛长住成都,一生经历六代皇帝,十一任西川节度使,赢得了高官和士人的敬重。

    与薛涛齐名的唐朝女诗人,譬如李冶、鱼玄机、刘采春,唯有薛涛收获了人生的圆满。后者以飞蛾扑火的速度,迅速绽放和熄灭,只有薛涛看清了人生的脉络,来去、始终、起笔、收笔,从容面对世事变幻、年华老去。

    而这位大器淡定的才女在青春期时是怎样的?在春日撩人的良辰里,她爱过谁,或者说她想爱的人是谁?

    唐代的才女在春天想些什么

    约在10岁时,薛涛父亲薛郧去世,从此薛涛与母亲相依为命。若说薛父尚在轶闻中露了一下脸,薛母则是更加深邃地隐匿在历史迷雾中,姓名、性格、家世均无法得知,无论从史料还是薛涛自己流传下来的文字中,都不能捕捉到薛母的一鳞半爪的信息。但从薛涛的早慧、诗歌修养,从她少女时期就广结文友的行为来看,薛母必定是一个热爱文学、不拘泥于俗规的文艺女中年。

    薛涛容貌秀美,才情卓越,外加性格热情、奔放,颇善交际,不为世俗礼仪所羁,逐渐成了眉州当地文学活动的活跃分子。什么读书俱乐部啊、诗歌朗诵啊、游园赏花再来个即兴作诗,她都不怯场,提笔就来,雅集酒宴上肯定也属于那类受人欢迎的女子,机智善辩,酒令和作诗上都胜常人一筹。至薛涛15岁时,她已是当地有名的女诗人了,所谓“扫眉涂粉,与士族不侔,客有窃与之燕语”。

    《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中说薛涛:“父卒,年始及笄,以诗闻外,又能扫眉涂粉,与时士游”,似乎,正是在父亲去世后,薛涛的诗歌才华,逐渐成为维持自己与母亲生计的途径。古时识字的人少,基本呈金字塔式,社会地位、身份越往上走,识字的人愈多,谈文学、写诗作赋基本是这个阶层的消遣。经过这层筛选,薛涛以诗会友、结交的人士,都是当地名流,比如眉州刺史,通过与他们的应酬、诗歌唱和,而获得不管是现金还是各种形式的礼物馈赠,薛涛养活自己和母亲,似也在情理之中。从这位郑姓刺史即将离开眉州去别处赴任,薛涛写诗为他饯别,即可一窥薛涛在眉州的社交圈以及生活方式,

    送郑眉州

    雨暗眉山江水流,离人掩袂立高楼。

    双旌千骑并东陌,独有罗敷望上头。

    天边雨云沉郁,岷江水滚滚向前,高楼上送别的朋友们互道珍重,忍不住要用衣袖掩住脸上的忧伤。你有千骑仪仗,有美貌、坚贞的妻子陪伴,前程也不会太艰辛。后两句巧妙化用《陌上桑》“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勉励即将远行的刺史夫妇,虽然前路漫漫充满未知,但夫妻携手定能战胜所有困难。薛涛在诗中隐约表达了自己对爱情的朦胧向往。

    十四五岁,恰值少女思春的年龄,天地万物,兀自安详地待着,不招惹不撩拨,薛涛从此间经过,情愫渐生,无由地便会忧伤起来。某日春光明媚,薛涛独自在野地散步,思绪天马行空,忽而欢喜,忽而忧愁,看着小径上相互依偎共浴春光的鸳鸯草,不免有些羡慕嫉妒恨。

    鸳鸯草

    绿英满香彻,两两鸳鸯小。

    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

    这首小诗被认为“清新婉丽”,是一首青春之歌。日本学者那珂秀穗将此诗翻译为:“墙角里散着清香的鸳鸯草/两两学着相爱/只道快乐的日子还很长久/哪知秋风很快就要到来。”内心的忧悒、对爱的期待与恐惧的混杂情绪一闪而过,却很快释怀,春光如此美好,该赶快享受才是,哪管那秋风何时来到。

    又一日,小薛涛外出闲逛,看见两只野鸭子在池面嬉戏、缱绻,不免内心又荡起阵阵涟漪。

    池上双凫

    双栖绿池上,朝去暮飞还。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池面绿波荡漾,涟漪丛生,成双成对的水鸟栖息其上,从容满足,他们结伴同行,朝出暮归,在水草中亲密,在莲叶间嬉戏,此情此景,真令人神往。如果《鸳鸯草》中还闪烁着少女特有的忧郁和感伤,《池上双凫》这首小诗中就只有满满的羡慕和期待了。无疑,这是少女薛涛对未来幸福的憧憬。

    少女时代,薛涛最有名的诗歌是这一组《春望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草复哀鸣。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簪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这一组诗写春日情思。花开花落,揽草结草,春风春鸟,虽身处春来大地一派生命勃发、绿意盎然的景致中,仍止不住地引发出忧愁。既有年少不知愁之味而强说愁的小女儿情态,也道出少女时代对情感的惶惑和茫然。相比薛涛后期作品的深远、含蓄,这组诗中有诗人未经世事却强作沧桑时的天真,好像一位少女在原野上走,手里摇着从野地里折来的花茎,沐浴着春日的大好时光,但面色反而忧郁,这忧郁也可说是文学、诗歌熏陶出来的,带着书卷气,未经生活磨砺,有着审美的愉悦,但毕竟沉淀不深,有些轻飘飘的。我们都曾在这样轻飘飘的年纪这样轻飘飘地幻想过、忧愁过。

    《春望词》在日本颇有影响,有各种版本的翻译,薛涛研究专家、日本学者辛岛骁先生非常喜欢这组诗,认为是薛涛诗歌中的杰作……

    (上文节选自寇研:《大唐孔雀——薛涛和文青的中唐》,北京大学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