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上草

以草的本色、叶的姿态、阳光的笑容,面对生活!

 
 
 

日志

 
 

[转帖]顾城用毁灭的姿态去追寻纯真  

2015-09-29 09:15:45|  分类: 怀想空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顾城用毁灭的姿态去追寻纯真
2490 次点击
16 个回复
睡不醒的海 于 2015-9-28 15:34:2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今年是诗人顾城逝世22周年。

    笔者第一次知道顾城是读大学中文系的时候,初入顾城的诗歌王国之门,迷茫又好奇。看到刚刚留学任教的青年老师,脸上还带着文学青年的热情,当他激动地念出那些童话般的句子,我只觉得顾城很纯真,他的诗歌一切都简单美好。后来渐渐读得多了,愈发觉得甜腻而不可思议,更了解到顾城一家那样惨烈的结局。

    于是,我感到顾城一种人格的撕裂,灵魂的撕裂——文字的纯净与浪漫便显得一种飘渺和虚假。我更加无法理解:一只拿着彩色画笔的手如何可以操起斧头并毫无迟疑地朝向爱人砍下。

    哲学家黑格尔说:“诗人的纯情走到极点就是毁灭,因为他们幼稚的理想容不得一点玷污。”这话形容顾城真是再贴切不过。顾城心目中的理想和现实中的巨大落差无法弥补,所以捍卫就以毁灭的姿态进行,同时一腔真心足可涤除一切污秽和罪过。

    我重新翻开顾城,已经是人到中年,岁月无情地荡涤了青春的幼稚和冲动,然而没有感情的左右,有时反倒容易冷静单纯地发现文字背后的变奏曲。其实顾城并非童话诗人,只不过旖旎的句子一经风吹漫天,便粗暴地遮盖了他在文学之路上更远的探索。那段传奇也一样,人一旦成了故事,生命也就上了妆。

    顾城最为人熟知的诗是《一代人》,他能为人熟知也是因为《一代人》。若没有朦胧诗的潮流,顾城的人生可能完全不一样。所谓命运,往往都是时势使然。

    顾城的诗作《一代人》只有两行,但是里面包含的真理却穿越时空,超越了那一代人,横跨了人类历史数千年。那就是:“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这首只有两行的小诗,1980年在《星星》第3期发表后震动了整个诗坛,不管是对顾城的诗抱肯定或是抱否定态度的人,对这首诗却是一致的称赞。

    这首诗在审美原则上是全新的。它避开了情感的直抒,弃置了景象的实叙,它没有着意建构完整的意境,只是用意想、用隐喻,在浓重的黑色背景上凸现了一双不同寻常的“黑色的眼睛”(一代人觉醒的象征),在眼睛的前方,似乎可以看到从乌云的缝隙中射出一束白光。整首诗,宛如一幅有立体感的版画。

    “黑夜”与“光明”形成暗色与亮色的鲜明反差,“黑色的眼睛”是经过变形的意想,渗透出强烈的感情色彩。这种艺术表现触发了读者的想象,于是,在想象的屏幕上出现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年代,那在荒谬现实中扭曲着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那埋藏在心底的潜能所爆发出的顽强求索的精神……。这是整整“一代人”的雕像。

    “黑夜-眼睛-光明”:这一个简单的意向群构成了一个开放时空,是历史转折关头特有的社会景象和人的心理结构。有限中表现出无限,单纯中包孕着深厚,这是诗的特有规律。新诗潮的先行者在追寻人性复归的同时,也在追寻诗向本体的复归。

    一代人就被顾城浓缩成一双黑色的眼睛,无尽的话语也被顾城浓缩成两行。并且最抽象最深刻的意蕴,也被诗人顾城用天才之笔点化成了最直观的意象。

    一个痛苦彷徨的青年默默的坚守自己内心的纯真光明,他不寄望世界为他改变什么,因为他的圣洁心灵永存,这样他就满足了。这首诗写在文革后,写的是文革这一代不屈的青年,虽然饱受黑暗的煎熬,但是仍然不放弃对光明和真理的追求。

    到今天我依然觉得他诗里的那种完美,他精神世界的完美,是与他犯的那些错误无关的。记得诗人拜伦说过:“诗人在灵魂安静以后,血液还会流过许多年代。”我觉得这句话,正好是能够描绘出顾城自己的精神世界。

    中国人历来嫉恶如仇,如果要是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公众人物)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一般的来讲,世人不会原谅。而顾城恰恰犯了不应该犯的错,而在犯了这个错之后,还有这么多人去欣赏他的作品,还能够把他的作品跟他和这个世界相剥离,真正让他的那个精神和血液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流淌,为什么?是因为他的那份美好和纯真,那份美好和纯真是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泯灭掉的。

    只是我想这所有与顾城有关的感受与经历,大概同样被很多人拥有,但是在这个拜金主义和物质化的时代,我们却缺乏他追寻真理的勇气和意志,却发泄着包含了世间几乎全部关于顾城的片面认识——没错,顾城是座城,他永远在城里,我们永远在城外。不过我们不屑也不愿意去探寻这座城,却自甘欣欣然接受这世俗的一切——何况这座文学的城头已然琴瑟声鸣,世人大都浅尝辄止。

    展望过去现在和未来,除了顾城,那代人都还活着,有的沉寂,有的独行,有的发达,有的堕落——而作为整体,他们也被塑造成历史的雕像,永远定格在历史的天空下。

    我觉得,顾城真的属于那一代人,而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